当前位置 >> 小巷旧时光 寻找老厦门的记忆
小巷旧时光 寻找老厦门的记忆
来源:新浪旅游 时间:2014-04-06 20:24:06 点击:8184

    老厦港片区在厦门岛的东南边。和之前走过的中华老片区一样,这里的老巷老街里,仍然保留着原汁原味的老厦门民居的味道,走进老巷子,从那些老巷子的名称,看老街的模样,仿佛就能融进老巷的气场里,似乎可以从中看见我们从未经历过的先民们的生活故事。

  下了公交博物馆车站,一对母子在斑马线那头,紧张的东张西望准备过马路。后面的围墙内就是陈嘉庚先生创建的华侨博物馆,现在是老厦港的地标。

 

  顺着迷宫一般的小巷进去,走走停停,曲里拐弯,老巷里抬头电线纵横,墙头屋顶杂草滋生,巷子里却干净利落。小巷人家拥挤狭小静谧深幽,有的甚至小到就像格子屋,甚至的甚至,是在小小的屋顶又搭出个更小的阁楼,一样挂满衣物的住着。因为狭窄,所以多是阳光不易到达的地方。这里,就是老厦门渔港的发源地。

  大埔头,还有中埔头、小埔头,原住民们依山而居。

 

  敞开着门的小院,墙上挂着一串被遗忘了风干的粽子,巷子里独自玩耍的小男孩,逼仄的窄巷里,推窗伸手可及别人家,巷道边摆放的旧藤椅,被坐的油光发亮,几经包扎,还舍不得丢,街角的小店,挤满的放假了无处可去的小伙伴们,纵横交错的电线,是老巷子里最常见的景象。

  流泻过屋檐的阳光,幽暗的小巷,透着最纯粹的生活气息, 倚坐门旁的老人,独自守护时光,是老厦门最沉重的记忆。

 

  小巷深深,配料馆巷,这配的啥料呢?难不成古早人就有暗黑料理了?不急,详解见后面。现在的老街巷里,很多人家都搬出去住新楼房了,除了一部分老人不愿离开,最多的就是租住在这的外来打工者,恩,现在官方称“新厦门人”。看看挂墙上的污渍斑斑的衣服,靠墙停放的电动车,似乎随时就要出去干活了。

  如此一个充满趣味的巷子名,却背负着厚重的历史尘埃,埋藏不为人知的过往,这也是巷子的魅力所在。

 

 

  在老巷深处转悠的时候,看着写满历史的沧桑老屋,一条条走了不知多少代人的磨的发亮的石板路,那些依然在这里生活的老人们,佝偻着衰老的身躯,跻身在狭窄阴暗的老宅里,老宅里,供着神,点着香,延续着以往出海打鱼的习惯,祈求风平浪静鱼获丰收。走着看着,心里有许多的感慨,却如沉淀在巷子口的时光一般,厚重、沧桑。墙壁上的绽放的翠植,与老巷的的对比,令人无法言说。

 

  和所有城市一样,厦门的发展日新月异。但在某个角落,你还可以找到这座城市最市井的生活,空气中依旧飘散着这座城市曾经熟悉的味道,这里有老厦门的面貌,有老厦门的家常味。

  红砖古厝的民居风格,老墙上长满了狗尾巴草,老房子常见主人把自家安在屋外的自来水龙头装上了锁,还在使用的老井,也上了锁,老阿嬤坐在巷子里乘凉,聊天,就是听力不济了,我喊了几声她都听不清,光会冲我呵呵笑。

 

  关刀河巷是比较有趣的巷名,让我好奇的是当年这儿有条形似关公大刀的港汊呢,还是因为这里曾经供奉过关公呢?走到这,巷子已经慢慢暗了下来,穿开裆裤的孩子跟着远去的妈妈,边走边回头看我。

  不经意的抬头,经常会有惊艳的发现:一方精致的石雕就镶嵌在破墙上。斑驳的砖墙,封存了过往的印象与记忆,留给后人缅怀感慨。

 

  巷子深处,站着个姑娘,不知道在等谁。

  脑海里恍然出现的场景,雨后的小巷,撑着油纸伞的姑娘,静静走过,这里虽不属江南,却自有一份清美的品质,无论老巷子还是这位不经意间偶遇的姑娘,都有其所要守护和等候的东西,或美或凄凉,只能留待岁月慢慢上色,打光。老巷子的美,多少带着淡淡的凄凉,它们承载着一座城市最原始的记忆和生活气息,静静地流淌在岁月里。

 

 

  料船头巷,顾名思义,明显是当年修造船只的地方。走过檐下,惊起几只麻雀,扑扇着翅膀飞走了,抬头看去,老巷子上的天空格外蓝,令人倾心。

  这座老屋,应是以前的豪宅了,从高墙到楼上的圆拱形走廊,都透出曾经的考究。多少年过去了,已然没落。被困在铁栅栏门里的狗狗,很无助很困惑的向外张望,一声不吭。有位老阿嬤拄着杖,一只手背在身后,颤颤巍巍地走着,缓缓消失在巷子深处。

 

  太平桥街是因早期这里有座太平桥得名,桥已不复存在。它与配料馆巷和永安街相连接。一个古老的隘门成了几条街的分界线。

  太平桥街和永安街当年是厦港渔区最热闹的地方。窄窄的街道两边都是店面,商品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。永安街边有家三八店,是当年名噪一时的小百货店,店里的商品有春仔花、肥皂、牙膏、热水瓶、剪刀、文具等等。

 

  围仔内巷5号是座颇具规模的大宅,更难得的是古色古香的门楼、石雕、木刻、书法石屏均基本保存完好,让我惊喜不已,可惜只带了小镜头,不能拍下大宅的全貌。几个小姑娘坐在门口台阶上玩耍,她们告诉我,这宅子里现在住了三户人家,不让进去的。老宅的外墙还是闽南风格的红砖墙。

  绕着外墙踱步向前,触摸老宅斑驳的红砖墙,似是岁月滑过指尖的温度,最美不过如此。

 

  范阳世泽”此宅主人应是从河北涿州迁播来厦门的。

  【范阳】唐方镇名。亦名范阳镇、幽州。范阳在历史上所辖区域多有变动,约在今北京市和河北省保定市北部。从唐大历四年(769年)起,所谓“范阳”则仅限于涿州范阳县,为涿州治所,在今河北省涿州市。

  从石刻上的文字可以看出,宅主人崇尚诗书传家,同时推崇传统伦理文化。古宅的外墙上篆刻着“三纲”、“五常”等字样。

 

 

  碧山路老铁路脚下有座久负盛名的老祠堂,无人修缮,日渐破败。绕着老祠堂转了几圈不得其门而入,它被各种违章搭建团团包围,早已成了收破烂的大本营,只能拍到一个檐角。

  爬满藤萝的小洋楼,也是最常见的一景。老街里的市场,破旧、脏乱。从这里出碧山路往镇海路前行200米,就是热闹风光的繁华中华城、中山路步行街。

 

  早期厦港的弧形海湾,靠山是一片古渡荒滩,靠海就是曾经宽阔平展洁白如玉的玉沙坡了。

  玉沙坡按其历史又可划分沙坡头与沙坡尾两个阶段,其分界线是一条由碧山岩汇聚而下的溪流,称为南溪仔乾,而海岸的交接处恰好是现今大学路与民族路之间的沙坡尾避风坞口。沙坡头渔港靠近虎头山一侧,位于今鱼行口街、金新街、关刀河一带,原先有打石字渡伸入海边的一道“破屹”,筑成长条形的天然屏障,其状酷肖一把关帝爷的大刀,这便是当时俗称为关刀河的小避风坞。

 

  这个渔港前后经历了近300年历史,至今街巷地名都保留着原貌。那时,渔船返港停泊在沙滩上,卸下鱼货抬到鱼行口街销售,若需避风就驶进关刀河小坞。市仔街是厦港保的行政管理和金融流通中心;金新街、太平桥街等是喧闹一时的商业街,在这里可以备办渔船出海所需的生产生活用品;福海宫和圆山宫巷是宗圣文化中心,这里供奉的妈祖天妃和大道公吴真人,是渔家心灵的寄托,有各种各样信仰信俗活动。(图:@TIM生命过客)

在线评论:
  • 评论内容:
  • 验 证 码:
  • 请输入验证码:0rpQx
  •   
漫住客栈
漫品美食